尚音

啊肖战好帅好迷人,为你摇旗!!!为你打电话!!!!为你爆灯!!!!!比心❤

【原创】失眠者与梦神

这么看来我和梦神的关系应该很好了☺

林朵:

失眠者已经很久未能在夜里正常入睡。


 


他都习惯从日落枯躺到日升,然后在疲惫的白昼里断断续续陷入困顿,时间短暂,来不及插入一段完整的梦境。


 


这让总在夜里巡视自己疆域的梦神很不高兴。


 


明明是睡神失职。梦神摆出臭脸色。却连累到我的工作。


 


失眠者只能从床上坐起,朝它抱歉的笑,眼袋下盖着深沉的阴影。


 


这是神之间的纠纷,凡人没有发言权。


 


梦神是正看着他,但看的又不是他,而是一段恩怨,一个问题。


 


失眠者觉得有点尴尬。


 


但梦神不会在意这些,它只会在意自己要解决的事。


 


很快,它想出了办法:即使人不睡觉,也可以进入梦境。


 


于是它将失眠者直接从床上揪起来,和自己一起巡视这座躺在午夜里的城市。


 


失眠者惊讶地发现,原来整座城市也在失眠。


 


或者说,它是跟自己一样,总在黑暗中,努力地假装睡着。


 


但那些颤动的细节是无法掩饰的。


 


在黑暗覆盖的每一寸,都有人仍然在为生计操劳,有人已经醉得又哭又笑。既有相聚,也有别离,空旷街头的行者格外失意。


 


规矩少了,人也乏了,整座城市既睡不着,又不是完全清醒,于是无论喜怒哀乐都管不太住,自顾自的膨胀,游离。


 


夜色愈发浓厚,渐渐地,失眠者开始困惑。


 


在他眼前展现的城市,像是没了现实约束的人的意识,在每个角落都填满了故事,迷离的,虚妄的,天马行空的,惊心动魄的。


 


白日里,它们被阶层和空间浇筑的方格子整整齐齐收藏着,却趁暗逃逸出来,演绎出许多被夜色模糊了清晰边界,明明真实存在着,却也是失眠者在现实的白昼里永远不会接触到的场景。


 


无论是太好的,还是太坏的。


 


失眠者明白了。


 


对他而言,这就是梦境。


 


既可以传导迅速,瞬息穿透整座城市,又能停滞不前,在一片屋檐下周而反复。做梦之人,亦不必身临其境,即便只是个窥探者,仍然是整场梦的一部分。


 


梦神笑了,这便是它的巡视,它的疆域,无需借助睡神之力,便能显出的神迹。


 


睡神想和我争地盘,恐怕还早的很。它说的很得意。


 


但失眠者没有回答。


 


梦神转身,正好看见有一缕阳光从地平线间闪出,逐渐蔓延。


 


而失眠者安静地坐在光线中,闭着眼睛,睡着了。


 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《神的临摹本》系列文地址:


(1)旅者与风神(2)登山者与山神


(3)笛手与河神(4)过客与石神


(5)盲人与光神(6)学者与湖神


(7)宇航员与星神(8)祭品与月神


(9)祭司与暗神(10)永生者与死神


(11)衰人与穷神(12)失眠者与梦神


(13)作曲家与歌神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小广告时间:


本人知乎专栏:小故事杂货铺      


微信公众号:林朵讲故事


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,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。



【原创】小职员与云神

看哭了
为林朵大大疯狂打电话

林朵:

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,做着普通的工作,拿着普通的薪水,住着普通的公寓。


 


唯一不普通的经历,是捡到一位跌落凡间的神。


 


嗯,掌管云朵的神。


 


说是掌管也不太准确,事实上,这位神的本体,只是天上云海中范围很有限的一片。


 


无数的云神飘荡于各自的本体之上,随着风在天上流浪。不知道这位云神是如何不小心,居然在某个深夜,从天下掉了下来,离开了自己的本体。


 


结果落在刚加完班,正在走夜路回家的小职员面前。


 


鉴于这位神只有灵体,飘在半空,还带点儿透明,小职员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遇上了阴魂不散的恶鬼,吓得手里的烤红薯都掉在了地上。


 


可是恶鬼哪儿会有这么好看的。小职员嘀咕着,又弯腰把烤红薯捡了起来,不再害怕。


 


倒是云神很害怕,流落凡间,人生地不熟,离本体太远,又没剩下多少可以施展的法力。如果不能及时获得庇护,再找到重返天上的入口,只怕被明日的烈日一晒,自己的灵体就要像叶片上的露珠,烟消云散。


 


它被吓到哭了起来。


 


哎呀,你别哭啊。小职员听了云神的哭诉,同情心泛滥。干脆这样,你附在我身上,我去帮你找重返天上的入口。


 


云神泪眼汪汪的看着他,有点怀疑:真的吗?可你只是个普通人啊。


 


小职员笑了:普通人才会特别想干点不普通的事吧。


 


于是云神附在了小职员身边,时刻跟着他,也只有他,才能看见自己。


 


最开始几天小职员没能带着它去找重返天上的入口,因为他最近恰巧很忙,总是要加班。可云神也不觉得无聊,而是跟着小职员搭上地铁,穿过街道,走进大楼,看什么都新鲜,都好奇。


 


这些都是天上没有的东西,以前它也只能在高高的天空中,遥望地上那些繁华的城市,看不清楚细节。


 


所以,哪怕只是巷子口一只突然窜过去的野猫,也能让它惊喜的像个孩子。


 


甚至在小职员去热闹的夜市吃夜宵时,会对着满目琳琅的吃食露出贪心的表情,将身为神的优雅完全丢失。


 


小职员倒是想请它吃,可惜它吃不了。


 


云神没有实体。


 


没办法啊。小职员笑的有点幸灾乐祸,把一串烤肉塞进嘴里。只能我吃给你看了。


 


看的云神又羡慕又生气。


 


等到小职员终于忙过这阵子,开始有了周末,便积极地带云神去找重返天上的入口。


 


理论上说,每位跌落人间的神都能感应到那些入口的位置,可惜这位云神,大概是天生路痴,总是带着小职员绕来绕去,就是去不到正确的位置。


 


所以他们也一起去过很多地方,像是城郊的花圃,远郊的村庄,还有深山里的湖泊与森林。


 


都是很美的地方。


 


抱歉。在城市边缘的一座小山山顶,云神有点不好意思。也不是这里。


 


没关系啦。小职员笑着说。如果没有你乱指路,我也不会知道我住的地方附近,还有这么多漂亮的风景。


 


顺着他伸手指着的地方,是沐浴在晚霞里的整个城市,被霞光镀满紫色的光芒,闪闪发亮。


 


谢谢你。云神偏着头微笑。我以前在天上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地方。


 


还有后面半句话它没有说。


 


它以前在天上也没有遇到过能陪伴自己这么久的同伴。


 


天上的云朵,总是随着风一吹就散开了,所有的交往都很短暂,很寂寞。


 


倒是小职员很突兀地接了一句话:可比起这些风景,我更喜欢陪你走的这些路。


 


接下来谁也没有说话。


 


一人一神只是呆呆地互相望着,脸色都被霞光映的发红。


 


还是小职员先反应过来,赶快把手里的伞撑开,将夕阳的余晖从云神身上挡开。


 


这是自从遇到云神之后,他就养成的新习惯,无论去哪儿,都带着伞,只要有阳光直射,就赶紧打开,遮住自己身边的云神。


 


因为云神受不了太强的阳光。


 


周围的人都看不见云神的存在,只会嘲笑小职员这么做,像个傻瓜。


 


这是又令云神感到愧疚的事,可小职员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,还总是乐呵呵地安慰它,没关系的。


 


至少这样就显得我一点儿也不普通了。小职员这么说时,脸上的笑容是真诚的。


 


不知不觉间,时间就过去了很久,到了小职员过生日的那一天。


 


他的家人都住在离得很远的其他城市,朋友同事当天又正好都有事,原本的生日派对没有开起来,当天夜里,只有云神陪着他,在布置的精心,最后却落得个空荡荡的公寓楼顶天台上切蛋糕。


 


比起没有开成派对……小职员难得露出失望的神色,盯着天上阴沉沉的乌云。我更在意的是今晚不能看到预报的流星雨。


 


云神却神秘地微笑着,朝着天上挥了挥手。


 


奇迹发生了。


 


厚实的乌云间突然破出一个洞来,露出一小片清朗的夜空,有一颗流星正从中闪过。


 


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。云神温柔地笑着。送你一颗流星做礼物。


 


小职员愣愣地望着云神一会儿,突然回过神来,笑了:那我要许个愿。


 


接下来,他对着那颗流星,说出了自己的愿望。


 


请让云神早日回家。


 


下一秒,流星化作星光,倾斜而下,附着在云神身上,它的灵体开始变得愈发轻盈,愈发透明。


 


这一次,小职员没有笑,但说话的声音还是很温暖:原来,入口就一直在我们身边。


 


云神有些惊慌,试图抓住小职员的手,但却只能徒劳地穿过。


 


别忘了我。它朝小职员喊话时,声音有些哽咽。


 


乌云重新挡住了天空,有星星点点的雨点在掉落。


 


不会的。小职员仰望着它朝天空越升越高,终于还是摆出一个微笑。那些一起走过的路,我会永远记得。


 


在之后的日子里,小职员还是像最初那样,普普通通的生活着。每天走同样的路,做同样的工作,好像一切都还跟过去一样。


 


但似乎又又什么不一样了。


 


比如,无论去哪里都得带着伞,一旦阳光强烈就撑开,但遮的却不是自己,而是身边一团空气的习惯就始终没能改掉。


 


其他人还是在笑话他,可他一点儿都不在乎。


 


倒霉的时候,失落的时候,悲伤的时候,只要仰头看看天上的云,就好像那些烦恼就都消失了。


 


只是,还是会有些寂寞。


 


小职员分不清哪片云才是那位云神的本体。有时当阳光强烈地晒在他身上,而他又只顾着打伞遮住身边时,偶尔会有一朵云飘过来,替他挡住灼热的阳光。这个时候,他就会忍不住想,这片云,是不是它呢?


 


没有回答。小职员默默收起了伞。


 


或许它早就已经飘离了这座城市,去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
 


大概不会回来了吧。小职员坐在公寓楼顶的天台上,仰头望天时暗自感慨道。


 


毕竟,那是个总是会迷路的小笨蛋啊。


 


可它还是回来了。


 


在一个闷热的夏日午后,小职员正因工作的关系,在外奔波,看着头顶黑云压顶,一副大雨将至的情形。


 


然后他听到了一个空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
 


我是来跟你告别的。


 


小职员什么也没有说,但他心里是明白的。


 


以前云神还在地面时,就跟他说过,虽然生而为神,但寿命其实未必就比人类更长。


 


云这种美丽事物的存在,总是很短暂。


 


空中开始稀稀落落地飘零雨点,周围的人呼喊着要下雨了,有的开始急冲冲地寻找避雨的地方,有的着急收放阳台上外晾晒的衣裳,一片混乱景象。


 


可小职员却没有注意这些嘈杂,耳边和心里,都只有云神一个声音:临别之前,我想给你一个真正的拥抱。


 


下一秒,暴雨来临。


 


雨点又急又密,像是有谁痛哭的眼泪,挂满了整个天幕。


 


还在街上逗留的人们都慌乱地朝能挡雨的建筑物里奔波,但同时,又忍不住回头去看那个不知躲雨的傻瓜。


 


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,扔掉了手中的伞,走进了那个夏天,最大的一场雨中。


 


END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《神的临摹本》系列文地址:


(1)少年与花神 (2)小职员与云神


(3)作曲家与歌神 (4)盲人与光神


(5)永生者与死神 (6)祭品与月神


(7)旅者与风神(8)衰人与穷神


(9)学者与湖神 (10)宇航员与星神


(11)登山者与山神 (12)霉人与衰神


(13)笛手与河神(14)过客与石神


(15)祭司与暗神(16)失眠者与梦神


(17)神不语



【原创】笛手与河神

林朵大大写的好温柔

林朵:

山洪之后,半山上的村子旁边多出来一条小溪。


村里一个少年有时会坐在溪边的大石头上吹笛子,山里的小动物都爱听,偶尔听众里还有个新面孔,也是个少年模样,看起来比吹笛子的少年还要稚嫩些。


但它不是人类,而是这条小溪流的新晋河神。


河神有点害羞,一开始只敢躲在大石头下安静地听,过了好久才敢探出头来,怯生生地发问:你是谁?


笛手笑眯眯地跟它打招呼:我是你以后的好朋友。


过了不太久的一阵子,他们果真成了好朋友。


笛手去过山外一些别的地方,能讲不少有趣的故事。听得河神又开心又愧疚,自己身为一个神,懂得还没有一个普通人类少年多。


你也出去看看啊。笛手有时吹完了笛子,会微笑着鼓励它。


河神脸红了,它只是山里一条小溪流的河神而已,山外的世界,它有点害怕。


过了几年,笛手由少年长成了青年,打算去山外的世界闯荡,临行前跟河神告别。


河神难过的想哭,但它掉不出眼泪,因为每一滴水都是它身体的一部分。


别伤心。笛手安慰它。我每年都会回来看你,吹笛子给你听。


他遵守了约定,真的每年都回来。


直到曾经的少年变成了老人,他对依然还是个少年模样的河神说:对不起,我要去很遥远的地方,以后可能来不了啦。


河神看对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露出了伤心的样子,便笨拙地学着若干年少年安慰自己的话:别伤心,无论你去哪里,我都会去找你的。


对方笑了笑,好像又回到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:好。


第二年笛手真的没有来。


之后的很多年也一直没有来。


河神也终于鼓足了勇气,决定离开大山去找他。


它随着水流一路奔涌,跌落过悬崖,蜿蜒过平原,汇入过暗涌,困顿过深湖。


但哪里都找不到那个吹笛子的少年。


而河神见识过许多不同的风景,听到许多悲喜的故事,渐渐成长,强大,终于长成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江,一路前行,汇入海洋。


望着周围浩渺的水面,河神突然感到很伤心,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,笛手大概再也认不出来了。


后来它随着洋流四处流浪,走遍整个世界,听到更多有趣的故事,见识更多美丽的风景。


但河神还是怀念那座秀丽的小山,还有少年的笛声。


然后在一个月光很好的夜晚,它看见一艘小船在暴风雨中摇摆,沉进了水里。


落水的少年,就是它一直在找的那个人。


河神好高兴。


它催动浪花,将少年送到岸边。


少年在沙滩上醒来,感受水流轻轻拍打自己的脸颊,很温和,又有点害羞的样子。


好熟悉的感触啊。


你是谁?他问站在自己面前的河神。


他果然已经不认识自己了。河神有点失落,但他很快就明白过来,现在自己才是知道的比较多的那一个,于是它笑了:我是你以后的好朋友。


但它等不到以后了,河神也是有寿命的,它就快彻底融进这片汪洋之中,成为海神的一部分。


给我吹段笛子吧。消失前,它对少年说。


沙滩上没有笛子,少年捡起一枚海螺,呜呜呜地吹了起来。


海螺的声音和笛子一点都不一样,但河神还是听的很开心。


很多东西并不需要相同的外表,但给人的快乐是一样的。


少年看着河神逐渐消散的模样,有些不舍:我们以后还能再见吗?


河神笑着点点头:不要担心,总有一天,我会再和你相遇。


或者凝成雪霜,或者化成雨滴,无论你到了哪里,我都一定会去找你。


到时候你再吹笛子给我听。


而在往后的日子里,无论这个少年走到哪里,只要听到水流潺潺,就仿佛听到有人在耳边说:别忘了,这是我们的约定。


 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《神的临摹本》系列文地址:


(1)旅者与风神(2)登山者与山神


(3)笛手与河神(4)过客与石神


(5)盲人与光神(6)学者与湖神


(7)宇航员与星神(8)祭品与月神


(9)祭司与暗神(10)永生者与死神


(11)衰人与穷神(12)失眠者与梦神


(13)作曲家与歌神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小广告时间:


本人知乎专栏:小故事杂货铺      


微信公众号:林朵讲故事


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,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。



短刀们心心念念的一期哥来了

叶修生日快乐